位置: 主页 > X半生活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
  •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2020-07-10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这篇文写了近三天,决定在母亲节这天完成它。希望每个选择让自己的身份多了「母亲」这个职称的人,或选择专心投入职场专业的人,都能受到平等的对待,有一起经营家庭的家人、同等的工作机会、薪资与社会地位。

    某天我问朋友:「你知道那些活动照片里都是男人吗?」朋友愣了一下:「对耶!」我:「你知道这样子的事不应该发生吗?」他认为性别议题在网路的领域里没有什幺好讨论的。

    我曾经也这幺觉得。

    直到遇过其他国家的人因为成员里的男女性别比例失衡而拒绝男性加入的情况。我也回信告诉他,在这个领域里,性别不应该是门槛,更不应该是过滤的标準。曾经与朋友讨论过,在网路科技领域里要出现女性的讲者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但除了在网路科技领域之外,在中央政府的职位里,女性似乎也是弱势。在某一次的旅途中,听见一位女性同行者说:「我们的政府要我担任这个职位,是因为这个职位是为了保障女性参与而有的席次 …」

    曾经觉得台湾有很多专为女性设计的社群、为女性保障参与席次是件很值得骄傲的事。但如果我们不得不为女性设计一场活动或不得不强调为女性设计的活动以提升女性的参与率,或是一定要保留席次给女性,我觉得台湾的性别平权观念也只比不认同女性参与、男女有别的国家稍微好一点。查询了台湾在  2017 年行政院暨所属机关进用政务首长、政务副首长人数 的男女比例,在上一个年度里,男性的政务首长有 31 人,副首长在 37 至 40 人之间变动,女性的政务首长只有 6 至 7 人,副首长 9 人,均未超过 10 人,男女比例相差悬殊,就算是有保障女性参与,这样的数字还是很低。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2017 年行政院暨所属机关进用政务首长、政务副首长人数,资料来源: 行政院性别平等会重要性别统计资料库

    生理构造、思考模式而言,男女的确是不同的,但性别、婚育状况、家庭状况不应该是评估的标準。之前在「台湾男女在 ICT 产业的薪情不同 」已经确定在 ICT 产业里女性的薪资比男性还低。

    当倡议男女的工作权、薪资、资历应该要平等时,男性会跳出来反抗认为自己的权利被剥夺了,公开反应了男性所感受到的「被剥夺感」。这个「被剥夺感」正是多年来发生在女性身上的事,但女性因为长久以来的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幺不妥,但发生在男性身上时,他们才知道有权利被剥夺了。

    曾经也觉得应该要尊重每个人的选择,有些人觉得并没有什幺不妥,并认为有些场合没有女性参与也是因为该职场领域本来就比较少的原因。而这些都是导致是女性在网路科技领域更缺乏声音的原因之一,同时男性在专业领域的主观与侵略性较强,女性在面临冲突时会选择以整体工作气氛和谐为优先而放弃主导的权利。

    男女薪资的不平等

    重新再自薪情平台查询了 2017 年台湾 ICT 产业中受僱员工的男女数值比较,可以知道在台湾的  ICT 产业里,男性的受僱员工总人数是多于女性受僱员工总人数,主要的差异出现在电信业、传播及节目播送业、影片服务声音录制及音乐出版业、出版业与电脑、电子产品及光学製品及製造业。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2017年台湾  ICT 产业中受僱员工男女人数比较,资料来源: 薪情平台

    再查询一次 2017 年台湾  ICT 产业里每人每月经常性薪资的男女比较,除了影片服务、声音录製及音乐出版业的男女性资较接近外,其他的行业仍有很大的落差,且所有的  ICT 产业中所有行业的男性薪资都高于女性。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2017年每人每月经常性薪资男女比较,资料来源: 薪情平台

    在不少行业里,女性雇员可能多于男性,如资料处理及资讯供应服务业的女性雇员有 12,271人,男性雇员有 5,425人,女性的比例多过男性 50%以上,但在女性的经常性薪资是 59,892 元,男性的经常性薪资为 69,042 元,比例相差超过一成。

    且在薪情平台的统计里,几乎全台湾任何产业、职业都出现了男性薪资高于女性的情况。

    生育年龄的焦虑

    由于台湾的卫服部国民健康署建议女性最佳的生育年龄在 25~29 岁,于是我再至中华民国统计资讯网查了一下  2016、2017 年里,女性年龄在  25~ 29岁的劳动参与人口数, 2016 年在该年龄层的劳动参与人口数为 64万 5千人, 2017 年在该年龄层的劳动参与人口数为 64 万 3千人。

    再查询  2013至 2017 年生育的状况,经由内政部户政司的「婴儿出生数按生母年龄及生育胎次分 统计 」,可以发现台湾的主要生育年龄层为 30~34岁,但过了 2014 年后开始逐年下滑,而  35~39 岁在  2016 年后成了第二大的主要生育年龄层: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2013至 2017 年台湾生育总人口数趋势图,资料来源:内政部户政司

    如果把 2016 年的 25~29 岁的劳动参与者与当年度同年龄层生育的总人口数比较, 2016 年 25~29 岁生育的女性占了劳动参与者的 7.56%;观察 2017年同年龄层的生育的女性占该年度的劳动参与者约 7.08%。

    同时,我好奇的想知道从这份资料里,在不同年度产下第一胎的母亲数字笔较,于是做了下面的统计图,到了 2017 年时只有 98,319 人生下第一胎: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2013年至 2017年各年度生下第一胎的人口数,资料来源:内政部户政司

    最后我开始好奇在这五年间,生下第一胎的主要年龄层是落在哪个区段,于是又做了以下的统计图,在 2013至 2017这五年里: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2013至 2017年台湾妇女生下第一胎的人口统计趋势图,资料来源:内政部户政司

    努力追求家庭与职场人生平衡的台湾女性

    几乎所有女性在求职时都会被问到以下属于个人隐私的问题:

    男性求职者被问到问题  2 和  3 的机会可能略低于女性。

    读了网路文章「在职女性何时才能安心生孩子?  — — 写到分娩前一週的职场奋斗记 」同时查了一下由台湾主计总处出版的最新一期「105年妇女婚育与就业调查报告 」,并从主计总处提供的资料做了下图。

    2016年 15~64岁已婚女性曾因结婚离职且亦曾因生育离职的人数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就人数观察上,以铭黄色标示了 25~29 岁、 30~34 岁、 35~39 岁的三个区段的人数并比较。 35~39 岁的人数最多约 68 万 7 千人,由于 37 岁以上被列为高龄产妇,同时也是高风险区,所以和 40~45 岁的因结婚生育离职的人数相差不大。在这份调查报告中 25~39岁约 1,245,占总调查人口数约 21.79%,超过五分之一。50岁以上的数据可能要再请教主计总处或相关单位。

    其中有一份资料是「 15~64岁已婚女性曾因结婚离职且亦曾因生育离职之情形」,我把这份资料下载回来,利用其中的数字来看女性因为结婚离职且因为生育而离职再复职的间隔月数,并做了下图:

    愿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

    2016年 15~64 岁已婚女性曾因结婚离职且亦曾因生育离职再复职之间隔月数

    以橘红色的区块标示了 25~29 岁、 30~34 岁、 35~39 岁,这三个区段是女性生理状况最适宜生育的黄金年龄,而 35~39 岁区段的女性若离职再复职则需要花超过四年的时间,有趣的是在 40~44 岁的区段,再复职的时间则略低于前一个区段,但也要近四年的时间才能再回到职场, 45 岁以上的区段都要四年以上。

    从这两张图看起来, 35~39 岁的台湾女性若是面临结婚、生育离职再想要在一年之间复职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相信是自传统观念中,女性要负责育婴、照护幼儿的职责分配,造成 39岁前的女性几乎要隔四年后才容易找到工作。

    综合前面的统计图来看,台湾 25~29 岁、 30~34 岁、 35~39 岁的女性为主要的生育年龄层,但 35~39 岁的女性若是在因为生育而离职,要再隔四年以后才可能找得到工作,这几年可能是小孩的育儿黄金时期,但也是女性在职场上工作的黄金时期。同时期的男性相较于女性没有怀孕生孩子所面临的生理与心理压力,养育子女的压力也可能是使他们在这个时间往前冲的动力,却是女性可能面临选择放弃职场成就的风险。

    女性很伟大,总是努力在职业妇女和母亲、伴侣之间的角色努力的取得平衡。尤其各种媒体总是有意无意的报导女性高阶主管带幼儿上班、如何经营家庭、强调女性的天职,却不会见到男性高阶主管带着幼儿上班或是问及男性主管如何经营家庭。

    曾经有国外的朋友对于台湾的雇主会问及女性「如何在家庭与工作选择平衡的问题」感到十分莫名奇妙,但也许是因为国情不同,台湾的女性韧性的生命力努力的在各角色间展现自己能力所及的那一面。

    很多场合里,总是会忽略女性的声音,不自觉压缩了女性发声的机会,或是不自觉得会对女性有歧视的言语,又或是有意无意的去「强调」要礼遇女性,网路上对于女性的攻击与侮辱文字从来没有少过。认为没有女性的参与、女性不愿意发声、刻意为女性保留席次或是因为没有女性才要邀请女性,也是正常的情况。

    可怕的是,我们将这些视为正常,并冷漠的看待。正因为我们习以为常,以为本来就是如此,以致于女性的社会经济地位一直处于稍微优于其他亚洲国家的情况,却不觉得社会对女性的集体压迫与网路言语暴力。

    在写这份文章的中间,我对内政部户政司公布的「婴儿出生数按生母年龄及生育胎次分 统计 」数字感到惊讶,因为在 2017 年时,仍有 45 岁以上的女性愿意生下第九胎以上的孩子,或是未满 20 岁生下第 3胎甚至第 4胎的女性也是存在的。当然有些人是天生喜欢小孩,有些人选择家庭优先,有些人选择专心投入职场,这是每个人的选择。

    试着练习让自己是因「事」、因职位和职能,而不是以「性别」作为条件。我也还需要练习,只是藉由这些统计数字的解析、社会的氛围,我可以确认台湾女性还是需要藉由保障席次才能参与这个社会或公共事务,台湾男性想展现 Brotherhood 的氛围,真的没有什幺好骄傲的。

    注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