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F超生活 >Facebook做坏事的潜力惊人 专家:我们知道的太少 >
  • Facebook做坏事的潜力惊人 专家:我们知道的太少

    2020-08-14
    Facebook牵涉的问题愈揭愈多
    Facebook做坏事的潜力惊人 专家:我们知道的太少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人手执水晶球预知未来,但有时候,一些独具慧眼的智者,不时能及早指出世事的潜在危机。有位数据科学家一直留意社交网络对全球数十亿人的潜在风险,甚至在早在3年前,已关注「剑桥分析」掌握的用户数据,会被利用作政治用途,她就是凯西.欧尼尔。
    「它们做坏事的潜力是惊人的」,这句话出自凯西之口特别具说服力,身为多年的数据分析专家,基于数据分析的行内经验,深感社交网络带来的风险;正当全球不乏专才热烈追捧「大数据、演算法」之际,凯西成了当中的「异见者」,透过着作《大数据的傲慢与偏见》希望向世界发出警号。
    以下不妨先回顾一下「剑桥分析」近日泛起的巨浪,稍后我们便明白,仅仅概括从报导了解事件,仍未清楚社交网络隐含的重大问题。
    全球各大传媒纷纷报导,CA作为「战略沟通实验室集团」的分支,那行政总裁尼克斯涉嫌将数千万名facebook用户资料非法出售,更宣称能藉「乌克兰美女」製造性丑闻通天,并在网络散播对手的黑材料,犹如提供一条龙打击政经对手的组织,远超出商业层面。
    事后《卫报》跟进报导,当初,剑桥大学心理学研究员科根得以研发的心理分析Facebook App,资金来源包活俄罗斯政府,最终套取近5000万用户数据,进行「人格模型」分析;近日被揭发他已转售用户资料予CA,并声称不知道CA会非法转售用作其他用途。
    其实,2013年那个心理应用程式,只不过有30万用户安装,科根之所以最终取得数千万用户的数据,正是Facebook设定的取用规则过于粗鬆,令程式同时能取得用户「圈内朋友」的数据,由一点连结多点的数据网,不得不谓之惊人。
    至于我们还是偏向怀疑「剑桥分析」问题最大,自然是公司总裁意图非法售卖数据的影片曝光,反映其直接受益,当然,细节还有待调查。
    表面上,Facebook似乎只是疏忽间接促成此政商黑幕,亦承认过失,然而,日前还有一位「前总统奥巴马竞选幕僚」Carol Davidsen在网上宣称,Facebook人员在2012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时,已「只眼开,只眼闭」知道奥巴马团队用过类似CA的分析工具,取得大量的Facebook用户数据作政治用途,有关人员更称自己是民主党支持者。
    我们自然明白,朱克伯格势难以公开的解说能安抚事件余震,而且已被传召到美国国会作供,相信随后还有诸般暗涌。
    一位预早向世界发出警号的数据科学家、行内异见者
    Facebook做坏事的潜力惊人 专家:我们知道的太少
    生活愈惯常接触的一事一物,我们可能会以为已足够熟悉它的一切。可是,现实一再告诉我们:还是要再谨慎一点。
    要说社交网络跟政治宣传的密切关係,我们必先清楚,从政者「最喜欢」以甚幺技巧令支持者投票,自然明白Facebook的诞生简直是他们的天赐良机。
    政治人物要赢得选票,必须熟悉一种商界惯常的技巧,就是「投其所好」:向不同性格、不同价值观的人,说不同的话、派不同的宣传单张,令对方容易喜欢自己「某一面」,避开可能讨厌自己之处,才可以不断扩大支持範围。这样的政治手法,说得冠冕堂皇一点,称为「多重性」;俗一点说,就是「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把你哄得高兴,票也投得开心。
    不过,现实世界要做得周全,也有难度。譬如,当年参选人罗姆尼以为在「闭门活动」可以讨好出席者,放胆说美国有47%的人不过是倚赖政府福利生活,认定这些人绝不会投票给他,根本可以完全不理,制订的政策只望向另外53%的人则可。怎料,这个「闭门」谈话的内容,终于被一位送饮料的调酒师碰巧听到,录得影片,在网上疯传,令他再没有机会压倒奥巴马胜选。
    心思细腻的朋友经已想到,Facebook的演算法就是绝佳的「闭门」宣传活动,其他人不会知道「每一位」用户打开页面的时候,看到甚幺类型的广告、那位候选人的标语、那个政治光谱的传媒新闻,那幺,政客、商家便可以借Facebook背后的演算法,将用户分类,然后「投其所好」,希望他们知道甚幺,对方便收到甚幺,犹如为每一位用户创造一个虚拟的「闭门」活动。
    这样发布者不管是政治组织、商业机构,轻易便可以「一点对多点」私密地发布资讯的做法,行内归类为一种原理——「微型目标操作」。
    我们被Facebook内部研究了多少遍?这是商业秘密
    Facebook做坏事的潜力惊人 专家:我们知道的太少
    所以,无论是政治选择抑或商业广告活动,各单位也「渴求」得到大量用户数据,再规划他们的策略。固然,Facebook没有「直接」介入操弄政治,但公司内部研究,其实长期以来很清楚演算法的奥妙。
    2012年,就在美国总统大选前的数个月,Facebook研究员梅辛做过试验,他选取200万平日关心政治的用户,改变百万计用户那动态页面看到的消息,首先大大压低那些猫猫狗狗、生活分享等「悠闲资讯」的曝光比例,优先显示不同的时事新闻帖。
    事后结果显示,一旦这样改变用户看到的东西,在选举期间用户自行发布的投票倾向表示,这百万计用户的投票率上升了3%。实际情况就是,用户密集受到时事新闻资讯影响,而用户偏好分享怎样的新闻,等于集体成为「派报纸的新闻发布员」;再加上,若分享时再添加一些情感字眼,可以形成圈子互相感染的情绪波浪。
    而我们现在比数年前更明白,人们转发的内容,又岂止正式的传媒报导,内容又岂限于政治?还有海量真真假假的各类图片、影片、贴文乃至假新闻:
    「成功的微型目标操作,是2015年时仍有超过45%的共和党人相信『欧巴马总统是穆斯林』这个谎言的原因之一;而同一项调查显示,20%的美国人相信欧巴马并非出生于美国,因此是个不合法的总统。
    ⋯⋯这些隐蔽的运作製造出危险的失衡情况。
    政治行销者掌握我们的大量资料,向我们提供少量资讯,然后测量我们的反应。但我们不知道我们的邻居接收了什幺资讯。这有如商业谈判者常用的一种手段:他们分别与各方商谈,不让每一方知道他们对其他人说了些什幺。这种资讯不对称的情况可以防止各方联合起来。」
    这可谓一个我们在「明」,对方在「暗」的失衡形势,如此生态一直延伸至近年全球热议的特朗普当选及英国脱欧。
    不少人对社交网络的认识脱离现实
    Photo Credit: Stephen Lam / REUTERS / 达志影像
    即使绝大部分的人,不会承认自己看人看事充满偏见,但无论承不承认,实际情况是另一回事,尤其多年来已有大量的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人们难免受情感、情绪影响判断和决策。此外,我们认为日常对事情的「了解」,亦可能有脱离现实。
    数年前,有项调查报告值得我们深思。曾经,伊利诺大学研究员卡拉合里欧做过一项Facebook演算法调查,40位受访者中有超过一半表示「不知道」Facebook会干涉他们页面所看到的消息,更讶异的是,他们误以为只要在Facebook贴文之后,所有圈内的朋友都会立即看到他们说甚幺。
    又假设,即使人们随时间愈来愈清楚Facebook「有」干预或进行内部研究,我们依然难以掌握全貌,一如凯西忧虑:
    「如我们所见,这些公司通常致力于赚更多钱。不过,它们可以赚多少钱,与政府的政策密切相关。政府决定企业受到怎样的规管,决定是否批准它们的併购交易,而且制定企业必须遵守的税法。这就是为什幺科技公司一如其他美国企业,派出大量说客在华府努力运作,同时不动声色地向政界搞款以亿美元计。
    如今这些公司正掌握微调民众政治行为的工具,而这些意味着它们只需要调整演算法,也可以影响美国政府的状态。
    ⋯⋯我们对这些网络巨擘的了解,主要源自它们选择公开的极少数研究结果。它们的演算法是关键的商业机密。它们的运作方式是不公开的。」
    当然,事情总有不同面貌,不完全只有灰暗,尤其近日「剑桥分析」事件告诉我们,传媒的监察作用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正努力制衡巨大权力变成遗害社会的野兽。另外,如果我们不希望一种有庞大影响力的科技工具遭误用,努力了解、分析乃至建立更好的规範,让它成为未来社会的祝福,同样是今后我们每个公民、知识分子需要重视之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