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F超生活 >国外恐怖鬼故事遇见羊男 >
  • 国外恐怖鬼故事遇见羊男

    2020-06-26

    国外恐怖鬼故事遇见羊男

    你知道什幺是羊男吗(goatman)?羊男是一种像人的生物。他会改变外形,会模仿声音,让他自己看起来像是你认识的人。他身上带着一股恶臭;一种令人无法忍受,鲜血与烧焦毛髮混合的臭味。

    我在几年前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那时气温正逐渐地升高,几乎每天都是26、27度。住在乔治亚,邻近阿拉巴马州的地方,这个故事深深地吸引了我,我看了这个故事好几遍。我爱死它了。我一点都不喜欢独自待在林子里,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然而,既然我刚加入了美国童子军,我就必须克服这个恐惧。

    但既然夏天快到了,露营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否则这实在说不过去──每次我的小队去露营我都没参加。我以前从没露营过,所以我必须先去试试怎幺在野外生活,不然就得冒险让我的同伴发现原来我对露营一窍不通。毕竟在我住的地方都没露营过是很不寻常的事,不过这件事真的从来没有引起我的兴趣。

    现在要说的这件事发生在去年,我现在仍然希望我那时没去露营。为了要準备好这头一次的野外露宿,我决定我要自己健行到我们这区,位于州立大学旁,那个最大的营地。我在前一晚收拾我的背包,然后在隔天大约下午三点时,请我的父母载我到小径的出发点。我那时16岁,我还不能自己开车,但我父母亲也不喜欢这个主意。昨天晚上才下了大雨,空气中有种闻起来像是新鲜泥土的味道。

    我等到我的父母离开我的视线后,开始踏上这段小径。我右手拿着我的手杖,腰带左边佩戴着一把童子军小刀。我把脖子上的三角巾拉上罩住我的脸,带上我的帽子,开始我的小旅行。

    几个小时后,州立大学已经看不到了。小径起点从停车场的附近开始,而且地势越来越高。当我最终要开始深入森林的时候,我稍微休息一下,坐在一个倒下的木头上。我打开我的包包拿水喝,我注意到我挂在我背包上的短柄小斧已经不见了。我想,一定是我在走路时掉了。然而,我都没听到它敲在地上的声音。我喝了一些水,然后继续我的旅程。天色现在开始变暗了。

    我继续走在小径上,我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他年纪较大,有着长长的鬍子。他几乎没露出一点皮肤来,就好像他故意要遮住全身似的。我只能看到一点点他的脸。他戴了手套、穿了外套、长裤,还有靴子。我猜他一定有被烧伤,我还可以闻到他的汗臭味,比一般人的味道更重。

    」海。」当我要经过他时,我打了招呼。他什幺都没说。他只是站在小径中央,看着我。

    」你还好吗?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这里有些水。」还是没回应。

    」你迷路了吗?」当我走近点时,我问他。

    」还好。你…自己一个人吗?」他说。

    他听起来像是不太确定自己说了什幺,彷彿不知道这些字代表什幺意思。更糟糕的是,在他每个断字中间又间杂着轻微的吼声。

    」不是。」我骗他。」我来这里为我营地的人拿水。如果你需要什幺话,他们等会儿就会过来了…」

    」不!不需要…没事…你好..」当他走过我身边时,他滴咕着。

    当他越走越远时,还不时转过头来看我。当他终于离开我的视线,我终于舒了口气可以继续往前走了。时间晚了,现在天色已经非常暗。幸运地,我刚好到了营地,那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独自一人,即便半途遇到那个老人也没给我一点安慰。我走到营地边,把我的帐篷架起来(用很克难的方式)。大约就在此时,我收到简讯。是我爸传来的。

    」你还好吗?」

    」嗯,我刚到营地这,虽然是有点晚了。我在路上碰到一个老人,他穿得跟骑脚踏车的一样,全身没一块皮肤露出来。我不认为他懂英文。」

    」…为什幺这幺说?」

    」他讲英文讲得很奇怪,就像是他不确定他讲出了什幺字。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他病了,实在很诡异。他问我我是不是自己一个人,我说谎骗了他。」

    」你要我去接你吗?我可以过去。」

    」不用,太晚了。我没办法在这种时候又走小径回去。」

    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你又看到他,不要跟他讲话。整晚留在你的帐篷里。我可能有点过度小心,但是我有点担心你。早上我会再找你。当我该出发去小径接你时,传给我。晚安。」

    」晚安。」我输入这两个字。

    大约就在这时候,我闻到了一丝怪味道。那味道闻起来就像已经凝固的血液,又像是被烧过的鲶鱼饵。有点若有似无,但是那味道让我想吐。我往外面觑了一眼,在营地另一边是一栋有厕所的建筑。那个门现在是大开的,而我可以看到浴室的灯光透出来。那味道越来越重,我把我的三角巾再次当成面罩来挡住那个味道,但是无效。那味道浓烈到让人非常噁心的地步。



    上一篇: 下一篇: